版主:周敏
夜游山塘街
时间:2016-03-28 15:38:15
作者:若云
 

君到姑苏间,人家皆枕河。故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姑苏多美景,最吸引我的,是那小桥流水人家的悠悠神韵。而夜幕下的山塘街,无疑是最能展现这一独特神韵的。

早年读《红楼梦》,便在第一回中读到曹雪芹把山塘一带描写为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于是对山塘街有了无限神往。非是那富贵二字吸引了我,而是风流二字让我浮想联翩。在文学大师的笔下,风流意味着一种非同一般的情趣,我便是要往山塘街寻觅这一种难得的情趣。

选择将暗未暗的黄昏出门,至山塘街时,刚好华灯初上。踏出车门,迎面便是一座牌坊,上面挂着一块山塘胜迹的镶金黑底牌子,古朴大气。我所处的地方,正是一座小小的石拱桥。从桥上探出身子,只见夜色中的山塘河如一方狭长的墨碧玉,而映入河面的远近灯光,又恰似玉中夹着的金点,澄净而温润。一户户人家的木雕窗临河而开,挂上盏盏红灯笼,引发游人无尽猜想。究竟哪一盏灯笼的光影背后,会藏着一位如秋香般的江南女子呢?而河面上泊着的一艘艘乌篷船,又载着谁家的多情公子,站在船头吟哦。在文艺作品《三笑》里有一个情节,唐伯虎偶遇秋香后,便雇小船追踪至无锡卖身为奴,而这一情节所讲到的地点,就是山塘河。

我抚着桥上微凉的栏杆,暗自猜度,这一手掌印下的痕迹,会否与那一位仰慕已久的诗人重叠呢?脸微微烫起来了。

游人逐渐多起来,我便随着人流往前走。一面面黄底红边的苏帮菜酒旗很是打眼,街边各式宫廷糕点更是让人垂涎,但我不为所动,只在鳞次栉比的商家中挑选苏绣、玫瑰膏、竹艺品。这时,一声如莺语般的平弹掠过我的耳际,我便循着歌声往一处河边牌楼走。晕黄的灯光下,一江南女子身着月白旗袍,手抱琵琶,正端坐在红木圆凳上弹唱。玉指撩拨间,一个个圆滑的音符便弹到山塘河的水面上,跳进了黑夜的深处。我听不懂这软绵绵的吴侬细语唱的是哪出曲目,但看得出她眉眼间透出的深情,猜想那不是《梁祝》便是《月下西厢》。不知不觉中,竟也听得有点入痴了。

与牌楼相对的,是一个青年画家摆的小摊档,档前很是冷清。我踱了过去,原来他是在明信片上作画。奇怪的是,所有的明信片上全画的是粉红的桃花,难怪买画的人这么少。见我光顾,他抬眼看了我一下,我一时有些恍惚,竟觉得那眼神有些熟悉。他却问我:画鱼么?我赶紧走开,觉得这样的人不可思议。后来我在唐寅园看到了唐伯虎的画像,才有些明白他的眼神为什么有些似曾相识了。

我踩着光滑的青石板往前走,越往巷道深处,山塘街的典型苏州街巷特征越明显。朱栏层楼,列肆云锦,柳絮笙歌,确实热闹繁华。也不知拐了几个弯,一幢粉墙黛瓦、飞檐翘角的酒楼映入眼帘。这正是我要找的松鹤楼。两百多年前,乾隆皇帝就曾在此用膳。想不到如今我这白丁,也可享受帝家美食,不禁有些兴奋。可惜,闻名而至的游客太多,排不下了。我往前走了几步,却惊喜地见到得月楼。比松鹤楼的历史还要长两百多年的得月楼,也是乾隆皇帝下江南时的用膳之处,装饰古朴典雅,菜品味道极为鲜美。不说松鼠桂鱼的酥香,也不说碧螺虾仁的鲜脆,单说枣泥拉糕的松软甜糯,已是让我颊齿久久留香。

其实,那一晚的梦也是香的,因为我听着山塘河的水声,学人家枕河而眠。

遥望山塘街,它是细细长长的,一如吴侬软语之腔调,轻而易举,便能勾起心中的情致;它也是神秘美丽的,一如烟雨巷中的江南女子,一不留神,就会让人迷失在那如花的笑靥里。

 

[返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前请 登录
 内  容:
 
 验 证 码:

版权所有:词韵文化艺术深圳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8019044号-1